杀害一个近盲的老人后,他就躺在屋后的玉米丛里_侠大资讯网 香港惠泽社群
作者:百年不渡??分类:未来幻想??点击:8145次??下载:72979次??大小:70M??日期:2019-09-24

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

杀害一个近盲的老人后,他就躺在屋后的玉米丛里

????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2019年7月16日,吉林长春。盛夏的上海路,下午四点钟光景,路边商铺檐下,白衣男子倚墙而立,不时扬起手中广告单页扇风纳凉,神态漫不经心。马路对面,一个清瘦男子隐没在人群。两人相望于道,偶尔目光相接,便不落痕迹地交换一个暗语手势。这两个神秘人,是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公安局民警。为了等待目标人物,他们已经在这个路口一动不动蹲守了两天,而他们要等的,是一名十九年前犯下命案却潜逃至今的逃犯——


时间倒回2000年9月4日——

初秋的东北农村,早间已有些微的凉。上午九点,正在赶集的玉英(化名)突然接到表姑的电话。

“英子啊,刚才我给你家打电话,怎么是个姓王的人接的呢?还说你爸没在家。不对啊,是不是家里进生人了?”

是不对!父亲患白内障好几年了,双眼近乎失明,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不在家呢。玉英一听便急了,拉着妹妹就往回赶。

一个小时后,玉英回到了位于农安县西五界村六组的家。父亲老于一人住在后屋,现下却前后门紧闭。

“爹,爹!”玉英一边拍门一边喊。院子里却并无半点回应,只剩房前屋后玉米地里传来簌簌地风声。

请邻居帮忙破门后,玉英姐妹便慌忙往正屋跑。门虚掩着,一推开便隐隐透着一丝腥气。屋内陈设如常,父亲仰面躺在炕上,脸上盖着毛巾,身上盖着旧衣,宛若睡着。

玉英颤抖着伸出手,慢慢扯掉那块毛巾……屋里瞬间装满姐妹俩的惊声尖叫。

父亲的脖子上有一道又深又宽的伤口,颈椎骨都露了出来!

当农安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民警及刑警队赶到时,村民们已经把案发地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虽然听到议论已有所准备,但看到案发现场的一瞬,刑警徐贵民还是震惊极了:脖子几乎被砍断,墙上、炕席上都有大片喷溅血液被擦拭过的痕迹。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脖颈处的伤口为利器所致。究竟是谁,会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害一个近盲的老人?

现场民警立刻着手调查,一组勘查现场,一组稳定家属情绪询问情况,一组周边走访,调查取证。很快,一个名字被锁定嫌疑——

孙凡(化名),老于大女儿玉英的前夫。

“我就是要整死你们一家人”

1970年,孙凡出生于吉林公主岭。20岁时,他和玉英结婚,夫妻俩在岳父家前院盖了房,日子过得还算和睦。然而命运弄人,1999年,孙凡突遭交通意外,右腿重伤致残。

腿脚不便被困家中,孙凡脾性大变,一时自怨自艾,一时暴跳如雷,同家人摩擦不断。时间长了,玉英也不堪忍受,“你整天不干活,靠我爹掏钱给你治伤还不知足,整天骂这个骂那个。”

天降横祸扭转了孙凡的人生轨迹,也慢慢扭曲了他的心理。当婚姻只剩争吵与谩骂,孙凡没有自我反省,反而认定是大家瞧不起他,将怨恨发泄到玉英娘家人身上,发誓“不让你们好过”。

孙凡的报复很快到来。他先在小舅子酒中下毒,害得玉英弟弟上吐下泻;后在岳父米缸投下鼠药,所幸大米变色示警,全家人才逃过一劫。

罪行暴露,孙凡毫不掩饰,反而更加肆无忌惮,“我就是要整死你们一家人”。为了息事宁人,玉英家人选择隐忍不发。但是,见识到了丈夫的狠绝疯狂,玉英是再也不敢同他共枕而眠,遂下定决心,起诉离婚。后经法院判决,孙凡净身出户。

“听到家属告知的这些情况,我们很震惊,孙某某有杀人动机,但还需要进一步证实”,当年出警民警、现任农安县公安局副局长朱晏黎回忆道。

随后几天,更多证据浮出水面:有村民指认,案发前两天,本已搬回老家的孙凡在屯里转悠;客运站证实,案发当日,孙凡购买了前往长春的车票,还有乘客反映,看到有个人神情恍惚、衣服上血迹斑斑;警方赶往公主岭市其母亲居所,被告知孙凡早已离家多日,不知所踪。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孙凡!警方立即决定上网通缉!

“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然而,追捕之路却困难重重。

十九年前,农安街面尚无监控,无法追索嫌疑人移动轨迹;几番调查,仍找不到一张清晰的嫌疑人照片;更要命的是,有关孙凡的线索,到客运站就全部断了。

“他明明买了车票,却没人看到他乘车,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此后多年,朱晏黎始终想不通,“买了长春的票,就说明要去”,可办案民警在长春摸排三个月,却一无所获。

随着时间推移,家属眼中的期待越来越暗淡,民警心中大石越来越沉重。但苦于技侦手段有限,人海捞针举步维艰。

“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办案民警徐贵民苦笑道,“只要听说孙凡打哪出现,我们立马就去,内蒙、新疆、辽宁都跑遍了……实在没辙,就去公主岭做他亲属的思想工作,宣传投案自首政策,去了十几趟,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目标明明就在那,却怎么也抓不住。更没人料到,这场“猫鼠游戏”竟会持续十九年。

2013年,又一茬新人入警。“9.04凶杀案”已经成为了农安刑警队“入队第一课”。“那本卷宗很重,前辈们十几年的心血、智慧、汗水、希望都在里面,现在这未完的使命传到了我们手中。”刚参加工作时,任黎辉每年都跟着老警员四处走访、摸排线索,虽然抓捕进展缓慢,但几代民警都坚信,只要不放弃,胜利终将属于正义。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2017年,专案组民警候时佳到民政局领证,排在前面的是一对上世纪80年代结婚的老夫妻。登记处工作人员告知,补领结婚证需要先到档案室提取之前留存的结婚证底单。

“办理结婚证有底单留存档案?”听到这个消息,候时佳激动地心头一颤,孙凡和玉英结婚时间更晚,应该也有。突如其来的线索让时佳喜出望外,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发现告诉队里。

以最快的速度办好手续,专案组即刻出发,前往公主岭市民政局调档取证。几经周折,办案人员终于在那份早已泛黄的底单上,找到了二人昔年的结婚照,提取到了民警多年苦寻不得的孙凡清晰照片。

照片中,年轻的玉英对婚姻满怀憧憬,哪知遇人不淑,夫妻反目,牵连老人无辜殒命……来不及感怀,民警立刻将嫌疑人照片发布到网上,期待能有好消息传来。

十九年、三代人,一分钟抓捕

一等又是两年。直至今年7月,农安刑警队长孟祥志才守到了这通令专案组望眼欲穿的电话:孙某疑似在长春市大经路与长春大街交汇处出现。

长春!长春!办案民警即刻动身,第N次前往这个最初的目标城市。在当地公安的协助下,刑警候时佳通过检索该区域监控,发现疑似嫌疑人的影像在7月3日至12日间现身三次。后经技侦手段鉴别,确系孙凡无疑!

逃亡19年,孙凡右腿依旧微跛,头发也已谢顶。看着视频中那个壮实的人影,民警恨不得立刻冲进屏幕将他揪出来。

经过周密部署,专案组在目标区间埋伏警力,要给孙凡来个“守株待兔”。然而,盯了两天,嫌疑人却再也没有露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渐渐西隐。正当大家以为又会无功而返时,一个穿着黑色半袖、深色长裤的男子一瘸一拐地出现了!抓捕民警互相递了一个眼神,一左一右悄悄跟了上去。

此时的孙凡,并不知道“猎人”已至。他慢悠悠地走进一家美食城,自顾吃喝,浑然不觉身后两束目光交织成的“手铐”已将其牢牢锁住!

鉴于就餐客人络绎不绝,不确定性因素太多,警方没有在美食城动手,而是选择到孙凡时常出没的一家舞厅出击,另一支五人小队早已在那设下了包围圈。

酒足饭饱,孙凡哼着小曲沿着大经路径直走到了蝶恋花时尚舞场。那里有个台球厅,他没事时喜欢过来打两杆。

和往常一样,他打算先观战几场再自己上手。趁他醉心于台球案间流连忘返,几名青年男子三三两两朝他靠近,瞬间将他包围起来。

察觉有异,孙凡抬眼瞪向身边人,一本警官证赫然挡在了他眼前。惊恐、慌乱一时直冲脑门,他如同被雷击中一般,张大了嘴一动不动。不待他反应过来,抓捕民警已掏出手铐,迅速将其制服并带离当场。

杀害一个近盲的老人后,他就躺在屋后的玉米丛里

至此,这起迁延十九年、三代刑警接力追逃的凶杀案件,最终以不到一分钟的雷霆抓捕,利落收场。

案发后他还停留在屋后的玉米丛

怀揣真相躲藏多年,一归案,孙凡便将自己杀害前岳父的犯罪事实和盘托出。

事情的前因与警方调查结果如出一辙:意外受伤,怨天尤人,感情破裂,两次投毒。回到公主岭后,身无分文他只能借助在姐姐家,但“姐姐和母亲埋怨我净身出户是犯傻,活该被于家人欺负,我越想越来气”。

2000年9月1日,不甘心的孙凡悄悄返回农安。看到玉英一家日子依旧过得安稳祥和,他愤愤不平,认定自己落到如今地步都是岳父从中作梗,不禁怒火中烧,杀心渐起。

于是,9月4日清晨,他翻墙闯入老于院中,从厨房抄起一把菜刀就进了屋。老于头一个人坐在炕上,听到动静问是谁,他咬紧牙关没有吭声。蹑手蹑脚靠近后,他把菜刀放在炕沿上,拿着一根绳子欺身上前,一把抓住嗅到危险气息却只能四处摸的前岳父。

“我用绳子捆住他的双手,他嚷着让我滚,还吵吵着要报警。我更生气了,举起菜刀就朝他脖子剁了十几下……”回忆至此,孙凡目露凶光,表情瞬间狰狞。

" wo yong sheng zi kun zhu ta de shuang shou, ta rang zhe rang wo gun, hai chao chao zhe yao bao jing. wo geng sheng qi le, ju qi cai dao jiu chao ta bo zi duo le shi ji xia" hui yi zhi ci, sun fan mu lu xiong guang, biao qing shun jian zheng ning.

杀害老人后,孙凡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用衣服清理了四周的血迹,还顺手接了个电话,谎称老于出门了。之后,他把杀人菜刀扔进厕所粪池,翻墙逃出,躲进了屋后的玉米地里。

是的,他没有离开案发现场,躺在茂密的玉米丛中甚至听到了玉英的惊叫,看到了上房勘查的民警和越聚越多的村民。

杀害一个近盲的老人后,他就躺在屋后的玉米丛里

案发两小时后,孙凡跑到农安客运站,买了一张前往长春的汽车票。看到路人满脸惊讶,他突然发觉自己满身血污,遂放弃了坐车,改为步行,沿着公路边的庄稼地走了一天一夜来到了长春。

到长春后,他换上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衣物,开始了流亡生活。最初以拾荒为生,吃的多是从垃圾桶捡来的食物;随后几年开始收购废品,对外自称“王利”。

为躲避追捕,他只在长春各城乡结合部活动,住的不是桥洞就是危房,从不用手机、身份证,也没有银行卡。每天除了捡废品、收废品、卖废品,就是吃吃喝喝,看别人跳舞、打台球。

“起初也做噩梦,梦见你们追到了我。可时间长了,渐渐就不怕了,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你们还是找来了。”说完,孙某某垂下头,瘫成一团。

这一场正义,等了十九年

7月18日,5辆警车缓缓驶入农安县西五里界村。

得到消息的玉英和于家人早早地等候在老宅前。看到戴着手铐脚镣的孙凡在民警的押解下步步走近,玉英再也无法抑制内心压抑沉积的情绪,“哇”地放声大哭。

看着已经翻新的房屋,孙凡指认了现场。

杀害一个近盲的老人后,他就躺在屋后的玉米丛里

“恨,我恨死他了。这么多年了,这是我家最大的事,这是杀父之仇,我绝不会原谅他!”十九年来,一想到父亲惨死、凶手逍遥法外,玉英就寝食难安。得知凶手落网,第一件事就是去坟前上香,告慰亡父。

“爹啊,您看到了吗,警察把害你的人抓回来了,您老终于可以闭眼了……”

正义伸张,亡者安息。这一天,玉英家人等了十九年,农安警方也等了十九年。

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可苍天知道,哪有什么天网,有的不过是几代民警缜密侦查接力追捕的思路与足迹;都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岁月知道,哪有什么天时,有的不过是几代民警锲而不舍决不放弃的耐心与毅力。

“正义可能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农安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李兴涛说,“十九年那么长,长到耗完了我们几代民警的青春,天若有情天亦老,但我们民警为民除害、除暴安良的初心永远不老。”

当前文章:http://www.194328.com/fd6jj/148079-158089-66639.html

发布时间:01:07:08

dj舞曲??手机归属地查询??舞曲大全??狗狗小说网??手机归属地查询??狗狗电子书免费下载??狗狗搜索书籍??狗狗小说网??狗狗小说网??狗狗电子书免费下载??

{相关文章}

一线蓝港互动参与玛莎教育千万天使轮换融资廖明祥任董事长

????蓝港互动集团CEO、MaxCar Education董事长廖明祥表示,游戏和在线教育是他良好的品质轨道。投资maxcar教育是进一步挖掘和放大蓝港游戏价值的重要尝试。

&say_侠大资讯网nbsp;???腾讯新闻“前线”方燕

????9月19日,马士基教育宣布完成1000万天使轮融资,由蓝港互动和东湖天使共同投资。同时,蓝港互动集团CEO廖明祥担任马士基教育董事长。

????同时,马克斯加教育发布了新产品数学马克斯加。据介绍,该产品是一款有趣的在线教育平台,主要功能有动画微课、游戏课件、成长系统等。

????其中,微课以“教学”和互动视频为主。200多个动画微课程是根据政治本·华莱士球鞋_侠大资讯网公众人物课程为儿童量身定做的,可部首_侠大资讯网以在观看视频的同时与视频内容互动。游戏型课件强调“训练”,注重多场景互动和沉浸式学习体验,旨在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全面提高能力。

?&n大连海力网_侠大资讯网bsp;&n电子商务平台有哪些_侠大资讯网bsp;?目前,maxcar的数学教育平台上有500多个游戏课件。

????与此同时,蓝港互动集团首席执行官、MaxCar教育董事长廖明祥表示,游戏和在线教育是他良好的品质轨道。投资maxcar教育是进一步挖掘和扩大蓝港游戏价值东方财富6.0手机版_侠大资讯网的重要尝试。此后,蓝港互动集团将继续专注于游戏和影视两大核心业务的多元化发展。

您可能还对以下电子书感兴趣

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TXT下载声明:

1 侠大资讯网免费提供的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均由网友上传,供下载测试之用,不作商业用途,下载后请二十四小时后删除!

2 我们根据txt小说全文所整理出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txt电子书全集免费下载,由程序自动生成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txt下载文件。

3 书友所发表的txt小说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的相关评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txt下载或者支持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的读者观点。

4 如果发现小说《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txt全集》无法下载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txt电子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5 好看的小说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是作者"百年不渡"的最新力作,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电子书由网友发布;小说财经郎眼2016郎咸平版权属于作者所有,如果侵犯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